新加坡 – (SeaPRwire) –

耶路撒冷-以色列少數族裔德魯茲人的一名以色列坦克指揮官,在加沙戰鬥中陣亡,他的父親告訴數字媒體,這位士兵應成為所有以色列人團結一致以擊敗黑暗的象徵。

薩爾曼·哈巴卡上校被譽為英雄,在10月7日哈馬斯突然發動大規模恐怖襲擊以色列後,他率領兩輛坦克突入戰鬥,在他自己的指揮官意識到發生什麼事情之前就開始行動,對抗數以千計的巴勒斯坦恐怖分子。不到四個星期後的11月2日,33歲的哈巴卡上校在以色列部隊深入加沙地面入侵期間,被哈馬斯狙擊手擊斃。

以色列少數族裔在阻止更多恐怖襲擊中發揮了作用的英雄事跡受到關注。以色列非猶太人口約佔20%,包括穆斯林、基督徒和德魯茲人。德魯茲人是一種秘密的一神教,吸收了所有亞伯拉罕宗教和其他哲學的元素。

“10月7日早上,我們原本計劃舉行一個家庭活動,”哈巴卡上校的父親埃馬德·哈巴卡從以色列北部城市亞努赫-賈特的德魯茲村告訴數字媒體。”我打電話給他確認活動是否仍在進行,但他告訴我必須立即返回基地。當我問他為什麼時,他只是告訴我開電視。”

與此同時,哈巴卡上校的父親像大多數其他以色列人一樣,仍在試圖弄清楚加薩邊境地區南部以色列發生了什麼。然而,他的兒子-已經是一名有成績的以色列國防軍指揮官-正在尼格夫沙漠基地的路上取回坦克。

“他似乎明白發生了什麼,儘管他的指揮官沒有下達命令,他決定取回坦克參戰,”60歲的父親描述薩爾曼說,他是一個有禮貌和樸實的人,總是盡其所能幫助其他人。

根據薩爾曼在哈馬斯全日長達恐怖襲擊以色列後幾天的描述,他從亞努赫-賈特的家裡趕往加入戰鬥。在那次行動中,哈馬斯殺害了超過1400名平民和士兵,挾持了約240人。

“我從加利利地區開車前往位於采埃利姆附近的基地,以取回坦克儘快抵達社區,拯救每一個生命,”他在以色列媒體上講述。

抵達遭哈馬斯恐怖分子重創的基布茨貝埃里後,哈巴卡說他加入其他士兵繼續戰鬥。

“我看到巴拉克·希拉姆上校,他第一件命令我做的就是用坦克射擊一座房屋,”哈巴卡告訴以色列媒體。”你首先要問自己的問題是是否有平民人質在房屋內。我們採取了所有預備行動後決定向房屋開火,但一開火後,我們就能從房屋到房屋解救人質。戰鬥一直持續到晚上,發生在基布茨的街道上。”

後來,哈巴卡說他記住的就是恐怖分子多麼懦弱,選擇在猶太節日期間入侵平民社區,以「殺害、屠殺和擄走老人和嬰兒」。

幾週後,哈巴卡率領的士兵進入加沙,告訴他們他期望「以色列人繼續團結站在一起,繼續堅強,因為只有團結我們才知道自己的力量。」

以色列德魯茲社區分布在以色列北部許多村莊。他們在這一地區有至少1000年的歷史,他們的社區也分布在黎巴嫩、敘利亞和約旦的部分地區。

以色列阿拉伯少數民族(約佔以色列9000萬人口的20%)中,大約8%是德魯茲人。德魯茲人堅定地效忠居住的國家,在以色列,大多數男性根據強制徵兵法在軍隊服役。

然而,由於德魯茲人說阿拉伯語,遵循一些伊斯蘭習俗,有阿拉伯式姓名,以色列猶太人經常將他們與以色列主要穆斯林阿拉伯少數民族混淆,過去在以色列人和巴勒斯坦人之間的高度緊張時期,他們也面臨一些歧視。

埃馬德·哈巴卡說,在哈馬斯這次殘忍襲擊後,以色列應改變對德魯茲人和其他少數族裔的態度。

“我們都是以色列的公民,”埃馬德·哈巴卡告訴福克斯新聞。”我們為這個國家投入,我們提供我們最好的兒子參軍。需要更多地關注猶太人和其他群體之間的平等。”

“我兒子認為,唯一能擊敗我們的敵人,唯一能擊敗黑暗的方法,就是團結一致戰鬥,”哈巴卡說。”這對以色列所有人民來說都是一個重要訊息。”

自由防衛民主基金會執行長馬克·杜伯維茨告訴福克斯新聞,德魯茲人在以色列多元文化、宗教和民族的馬賽克中有特殊地位。

“我有幸認識一些在以色列國防軍服役的德魯茲士兵。”他說:”他們是勇敢的戰士和忠誠的愛國者。薩爾曼·哈巴卡生前是英雄,他的記憶對他的社區和整個以色列都是一個祝福。”

哈巴卡父親表示,雖然兒子去世讓他心碎不已,但他找到安慰的是薩爾曼死時是英雄。自兒子陣亡以來的一周裡,他描述高級軍官和部分領導人都致電慰問,以及許多在基布茨貝埃里獲救的人聯繫他。

“他殺死了許多恐怖分子,歷史將記住他在那裡做的事情,”哈巴卡說,補充道:”我們花了兩三天才真正理解他10月7日做的事情…他是基於本能行動,帶領士兵去拯救生命,我為他感到驕傲,只有英雄會做這樣的事情。”

當被問到如何看待以色列部隊深入加沙並可能造成更多士兵和平民傷亡的持續衝突時,哈巴卡告訴福克斯新聞:”我們沒有選擇這場戰爭,它是強加於我們的,我們需要做任何可以保護以色列國的事情。”

“我真的希望我們可以贏得這場戰爭,救回加沙被扣留的人質,並恢復和平,”他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