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row of destroyed homes inside the kibbutz Kfar Aza, in Israel, Oct. 31, 2023.

(SeaPRwire) –   Maor Moravia 手中拿著一包香煙,將它倒轉後用手掌拍打,似乎對發射的迫擊炮聲不以為意。當他取出一根煙時,他嘆了口氣,觀察家園Kfar Aza的破壞程度——這個集體農莊位於加沙地帶不到兩英里處。

「這裡曾是我們快樂的地方,」這位37歲的父親說。「看到它變成這樣真令人難過。」

每吸一口煙,Moravia都小心翼翼地踏出一步,免得不小心踩到哈馬斯武裝分子在10月7日攻擊集體農莊時可能留下的未爆裝置。他用銳利的眼神盯著每個沾滿血跡的毛絨玩具、迫擊炮彈坑、被子彈打穿的窗戶和被毀的房屋,目的很明確。

「當我在這裡時,不會重溫當時的情景,」他說道,指家人當時經歷的暴力。「只有談到時才會。」這是他第四次返回家園,當時已過去24天。

「第一次看到戰鬥的結果時,感覺很可怕,」他說,然後停頓了一下。「那就是死亡的氣味。」

那股氣味是糞便、腐敗、肉體和燃燒爆炸物混合的酸臭。另一輪迫擊炮發射聲把Moravia拉回現實,他再次專注於四周的碎片,踏出另一步。

「在這發生之前,我的孩子描述家園時說,『快樂的』,」Moravia回憶,微微一笑。「我不會讓妻子和孩子回來,直到工作完成。但每次來這裡,我都更堅定要重建。」

A destroyed home in Kfar Aza.

Maor Moravia stands in his daughter's bedroom, which also serves as the family's safe room.

在遭到哈馬斯武裝分子在猶太節日辛哈托拉襲擊前,卡法阿扎有約900人居住,根據社區領導人哈加爾(Hagar)表示。(除了Moravia外,其他受訪的卡法阿扎倖存者如哈加爾等出於安全考慮,都只願以名字首字母作為身份識別。)經過約24小時的猛烈火箭彈轟炸、手榴彈轟炸、RPG火箭彈射擊、槍擊、據報導的酷刑和綁架後,估計有62人喪生,至少19人失蹤或被擄走。

現在,Moravia、其他社區成員和附近集體農莊的志願者返回清理廢墟和取回遺留下來的物品。

「我們要重建我們的村莊,」他說。「在這裡死去的人——家庭、被殺害的兒童——我們不想讓他們白白死去。有人需要回來紀念他們的記憶。我們需要回去。」

A group of survivors from Kfar Aza, including Jessica and Amit (second and third from left), outside their temporary home at Hotel Shefayim, on Oct. 29. Jessica's husband was killed on Oct. 7.

根據以色列政府表示,10月7日發生了一場「大規模入侵」,以及一場「針對平民的大屠殺」。

目前約有人被迫成為流離失所者,在自己國家內流離失所。卡法阿扎的倖存者就是其中之一,包括Moravia和他的家人,都暫時住在距特拉維夫東北約20分鐘車程,距集體農莊約2小時15分鐘的舍法伊姆酒店。

酒店外的保安很嚴密。非卡法阿扎成員必須在檢查站停留,且未經陪同不得進入酒店。

酒店內,人聲鼎沸。兒童在歡笑著追逐玩耍,穿梭在父母腿間。朋友們分享著咖啡。青少年聚在一起滑手機。祖父母搖著孫子入睡。

一個充滿兒童的臨時幼兒園設在場地一端。另一端有食品車(尤其受歡迎的還有一輛酒車)為社區成員提供服務。最熱鬧的地方是位於社區新家的中心的擠滿人的洗衣房,位於許多酒店房間之下,這些房間將為卡法阿扎的人民提供住所最少一年,可能達兩年。

「我們在這裡重建了一切——社區、學校等,」哈加爾說。「我們正在恢復自己的生活。」她說,以色列政府負責支付酒店費用和重建集體農莊,但食物、玩具、尿布、衣物、電子產品等日用品都是由草根組織和社區團體捐贈的。

社區人士渴望重建一些日常生活的感覺是顯而易見的,但無法忽視一些微妙的時刻和明顯的提醒:社區已遭到毀滅,戰爭仍在持續。自以色列還擊哈馬斯襲擊以來,根據加沙地帶哈馬斯控制的衛生部門統計,已有超過1.4萬名巴勒斯坦人喪生。

以色列國防軍(IDF)士兵的存在也無處不在,他們背著裝有自動武器的肩膀。每日響起的飛彈警報聲仍會將每個社區成員趕往最近的避難所——人們臉上充滿恐懼、震驚、麻木和憤怒的表情,聚集在一起,直到警報結束,「鐵穹」防空系統發出的巨響消散為止。

然後是鄰居之間緊緊擁抱的景象——每個人都抱得更緊更久,因為他們痛苦地意識到,未來的擁抱未必能保證。每個人都緊盯對方,頭微微側向一邊,眉頭深鎖,眼睛水汪汪地講述著暴力和生存的故事。

63歲的艾耶萊特當時正在家裡睡覺,72歲的丈夫大衛從集體農莊外的路上打電話給她。「他問我是否在避難所,」她說。「突然之間,我聽到火箭和飛彈。他說:『我來找你。』他沒來,我就知道他被殺了。他總是回來找我。」艾耶萊特已在集體農莊生活40多年,夫妻倆剛慶祝40周年婚禮。

36歲的母親阿米特與家人在安全室躲避了25小時,最後由以色列國防軍士兵營救。為堵住門,她拆掉了1歲兒子的嬰兒床,用木頭製作了簡易鎖。

「那天早上是我兒子的生日,」阿米特說。「我們在裡面吃了生日蛋糕。外面到處都在槍聲。」

34歲的潔西卡是阿米特最好的朋友,有兩個孩子。當時她和孩子在母親家,距離卡法阿扎10分鐘車程。她丈夫納達是集體農莊的志願防衛隊成員,當時留在家裡照顧家犬,在哈馬斯襲擊時為保護阿米特家而喪生。

「我女兒很傷心,」潔西卡說,指她6歲的女兒。「她明白沒有父親了。我兒子……3歲的孩子無法理解。第一個星期他一直在哭,『爸爸,爸爸,爸爸。』真的很難過。」

附近集體農莊也有許多殘忍事件傳出。

在貝埃里集體農莊,一名護士被殺害時正在照顧傷員。在給家人的最後信息中,她發短信說:「他們在診所。我想我逃不出生天了。」一名36歲的三兒之父同妻子一起被殺。他們5歲雙胞胎女兒和2歲兒子在哈馬斯放火燒屋時窒息死亡。

「我們多年來一直生活在加沙以外,希望和平能到來,」阿米特說,擦去眼淚。「集體農莊的人都想要和平協議——我們想要和我們的鄰居和平相處。」

本文由第三方內容提供商提供。SeaPRwire (https://www.seaprwire.com/)對此不作任何保證或陳述。

領域: 頭條新聞,日常新聞

SeaPRwire 為全球客戶提供多語種新聞稿發佈服務(Hong Kong: AsiaExcite, TIHongKong; Singapore: SingapuraNow, SinchewBusiness, AsiaEase; Thailand: THNewson, ThaiLandLatest; Indonesia: IndonesiaFolk, IndoNewswire; Philippines: EventPH, PHNewLook, PHNotes; Malaysia: BeritaPagi, SEANewswire; Vietnam: VNWindow, PressVN; Arab: DubaiLite, HunaTimes; Taiwan: TaipeiCool, TWZip; Germany: NachMedia, dePresseN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