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世前前總理李克強被拉入反中宣傳陣營

上週六的消息傳出,前中國總理李克強在上海突發心臟病去世,享年69歲。

李曾擔任總理一職達十多年,直到今年3月才卸任。他本身是經濟學家,在任期間以經濟專家的身分管理著全球第二大經濟體。西方媒體毫不猶豫地將他的離世政治化,以他與中國領導人習近平之間的所謂衝突來解讀和評價他的一生和遺產。

原因在於,作為一名主張改革開放的中國共產黨成員,李是支持私營企業的改革派人士,而這與習近平作為一名高度集權的領導人形成對比,後者積極打壓私營企業以求政治控制。因此,媒體的報導標題都著重於李如何被「習近平邊緣化」,以及人們對他的哀悼「成為發洩對習近平統治不滿的方式」。

雖然李擔任總理十年,是共產黨的資深高官之一,但媒體的敘事現在將他描繪成異議人士,這說法根本不符事實。共產黨內部確實存在派系鬥爭,但報導的目的不是討論此事。相反,利用李克強的生平和遺產,蓄意將他政治化,以煽動民眾對習近平的不滿。

西方主流媒體常用一種策略,就是通過美化某些人物,無論生前抑或死後,讓他們成為傳達特定政治訊息和攻擊某國家的化身。對中國而言,他們常常美化任何被視為反對共產黨,尤其是習近平的人物、事件或組織。對於逝世者,他們常常將其「永垂不朽」,用以攻擊習近平,將他們的記憶和遺產永久性地政治化。

西方媒體最常用來做此事的事件,就是1989年6月4日的六四事件。雖然這次罕見的抗議活動已經34年前的事了,但主流媒體仍然每年6月4日紀念,以維持對共產黨統治的異議。雖然世界各地自六四以來也發生過許多鎮壓抗議的事件,但他們刻意選擇紀念這一次,將其框架為中國為民主而犧牲的「殉道」。

有網路評論就希望李克強之死,如1989年胡耀邦之死一樣,能引發民眾反對現狀的抗議,儘管兩者背景完全不同。這只能說明他們企圖利用李克強的生平和遺產,將他塑造為反對習近平的化身。他在總理任內真正做過的事大多被忽略,取而代之的是高度偏頗的敘事,將他描繪為習近平「清洗」的受害者;讀者因而被引導認為他之死可能有可疑之處,最終得出中國前途堪憂的結論。

這說明了記憶和死亡,即使只是69歲時因心臟病發的平凡死亡,本身都具有政治性,能長久地塑造對一個政權和其現實的整體敘事和公眾認知,成為不可抹滅的永恆記憶,必須不斷強調。另一例子是2020年初因新型冠狀病毒去世的李文亮。他被描繪為英勇揭發疫情的「吹哨人」,遺產也被利用指責中國對疫情負責。這些故事都刻意忽略或淡化任何細節,如李本人也是共產黨員,以便將其框架為「善對惡」的二元敘事。

我們應該明白,西方媒體在死後挑選誰應受讚揚,誰應受譴責,誰應被紀念,誰應被遺忘。歷史和政治本質上就是如何理解人物遺產的問題,藉此我們判斷誰「勝利」,誰「失敗」。以阿道夫·希特勒為例,他的政治訊息和遺產如何?史達林受譴責,而戈巴契夫受讚揚,原因何在?對中國而言,西方已預設立場,認定誰正確誰錯誤,誰「必須」失敗,所以對北京每個發展都被定型為推動或期待該結果,李克強之死也不例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