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PRwire) –   播客界正處於沸騰狀態:今年,隨著一些主要玩家如時發現僱用皇室成員並不一定能保留聽眾,播客製作者面臨大量裁員和取消。但也許播客製作者會回歸本源,遠離那些半成品的名人系列,回歸那些評論文化的輕鬆對話節目,或者那些有深入研究的調查報導和探討重大課題如階級的節目,最好還有一位有趣的主持人能讓這些嚴肅的話題保持輕鬆。

我個人收聽的大多是這類節目,雖然今年也中過一些大牌的招,尤其是保羅麥卡尼和各大深夜秀主持人,他們避免自我吹噓,而是帶來新的見解和笑料。下面就為大家介紹2023年最佳的10個播客。

10. Strike Force Five

年底,五位深夜秀主持人——,吉米金摩,約翰奧利佛,吉米法倫和塞斯邁爾斯——聯合推出一檔單集播客,所有收益全數捐給罷工中的工作人員。主持人一開始還在摸索節目的喜劇節奏,這也證明了他們編劇團隊的重要性。但這些有趣的主持很快找到了自己的節奏,嘗試互相炫耀採訪瘋狂明星的軼事,也開始互相取笑各自的喜劇風格。名人主持的播客往往自我吹噓,容易令人不快,但這群人之所以能讓人著迷,就是因為他們願意自我羞辱。在其中一集最搞笑的節目中,法倫嘗試為其他主持人和他們的妻子主持新婚遊戲,但完全失敗了,這讓他的同行大笑不止。金摩試圖在罷工期間做輸精管結紮手術,法倫試圖閱讀《白鯨記》但失敗的連續劇情,以及其他定期環節,都會讓你笑個不停。

首選集數: “Stories We Missed, Vasectomies, and Moby Dick” 在 和 上收聽

9. ParentData With Emily Oster

受歡迎的經濟學家兼育兒專家Emily Oster在今年秋天重新推出了她的播客。在暢銷書《懷孕預期》、《育兒手冊》和與一同撰寫的《家庭企業》中,Oster以數據為導向的方式探討了孩子不同成長階段的育兒,重視事實而非個人經驗,能區分關聯與因果關係。這些書籍啟發了一個新聞通訊,每週社交媒體上的問答專欄,現在還有一檔採訪節目。在新版播客中,她與一些正在進行研究並提供建議的專家交流,如何介紹常見過敏原、青春期是否提前等議題。對於想了解最新研究成果和指導的家長來說,這檔節目無疑是不可或缺的工具。

首選集數: “Introducing Allergens: What We’ve Been Getting Precisely Wrong” 在 和 上收聽

8. McCartney: A Life in Lyrics

愛爾蘭詩人保羅穆爾敦為保羅麥卡尼的《歌詞:1956至今》進行了長時間的採訪,這本由穆爾敦和麥卡尼共同撰寫的書記錄了傳奇歌手創作的歌曲。但對於沒有買得起這本大部頭書的人來說,或者想深入探討麥卡尼思想的人,這檔播客提供了更易消化的集數,每集都專注於不同的一首歌。穆爾敦和麥卡尼以輕鬆親切的方式交流,分享某些最具影響力歌詞和旋律背後的靈感。他甚至透露了一些關於披頭四時期生活的新細節。一些見解深刻:麥卡尼可能無意中從《哈姆雷特》死亡場景中借用了“Let it be”這句話。另一些細節簡直令人著迷:原來麥卡尼喜歡狗,列儂喜歡貓——自己判斷這是否影響了他們那段極為成功且具創造力的合作關係,以及樂隊最終的解散。

首選集數: “Eleanor Rigby” 在 , , 和 上收聽

7. Critics at Large

你的播客清單中可能已經充滿了討論新電影、書籍和電視劇的輕鬆節目,但這檔新加入的類型值得一聽。《紐約客》作者Naomi Fry、Vinson Cunningham和Alexandra Schwartz每週聚集討論文化現象,從到,他們已經找到了一個愉快的節奏。與其他只討論單一藝術作品的播客不同,這三位評論家首先會深入閱讀新推出的作品,例如新版或,但隨後會將話題擴大到科技天才的神話或名人自傳的演變等更廣泛的問題。Fry、Cunningham和Schwartz三人恰恰是當今最聰明的文化評論家,讓他們自由討論任何一件文化作品背後的更廣泛含義,正是他們作為思考者和對話者的優勢。

首選集數: “The Myth-Making of Elon Musk” 在 或 上收聽

6. You Didn’t See Nothin

將《You Didn’t See Nothin》稱為一檔真實犯罪類節目實在不夠恰當,這更像主持人Yohance Lacour回顧1997年芝加哥南部一起仇恨犯罪的回憶錄。這檔節目追溯主持人如何在事件後踏入新聞工作。當媒體將事件美化成一位有權勢白人青年帶領毆打一名黑人男孩後又變成種族和解的典型故事時,Lacour開始自己調查事件真相。他檢視那次事件如何影響自己的人生軌跡。他與故事本身一樣重要,這種以自身經歷為基礎的調查方式,將這檔節目提升到一般真實犯罪類型以外。

首選集數: “1 – Young Black Male” 在 和 上收聽

5. Search Engine

在熱門播客《Reply All》後,聯合主持人PJ Vogt開始了個人計畫。經過自我探索和短暫嘗試後,他終於找到一檔可能長期維持的播客概念。每週他嘗試回答從幼稚到嚴肅的各種問題:“如果空置的辦公室可以改建成公寓怎麼辦?”“作為老人家如何找到新音樂?”“毒販為什麼把芬太尼混入各種東西?”Vogt會找相關作家和專家探討這些謎題。問題又衍生更多問題,最佳集數通常會演變成與聰明人如Vox創始人兼《紐約時報》專欄作家Ezra Klein討論“是否有理性使用網際網路的方法”等有趣話題。《Search Engine》不只是《Reply All》的精神繼承,如果《Reply All》能持續演變,也許最終也會成為《Search Engine》,因為“網際網路”這個主題對日常生活的影響力不斷增強,同時主持人也渴望花更多時間離線。《Reply All》之所以有趣,就是能給聽眾帶來神秘感和發現的樂趣,《Search Engine》延續了這個傳統。

首選集數: “Is There A Sane Way to Use the Internet?” 在 , , 和 上收聽

本文由第三方內容提供商提供。SeaPRwire (https://www.seaprwire.com/)對此不作任何保證或陳述。

領域: 頭條新聞,日常新聞

SeaPRwire 為全球客戶提供多語種新聞稿發佈服務(Hong Kong: AsiaExcite, TIHongKong; Singapore: SingapuraNow, SinchewBusiness, AsiaEase; Thailand: THNewson, ThaiLandLatest; Indonesia: IndonesiaFolk, IndoNewswire; Philippines: EventPH, PHNewLook, PHNotes; Malaysia: BeritaPagi, SEANewswire; Vietnam: VNWindow, PressVN; Arab: DubaiLite, HunaTimes; Taiwan: TaipeiCool, TWZip; Germany: NachMedia, dePresseNow) 

4. Hard Fork